2天新增10万例!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53万例


民进党当局声称“全力”帮助台胞“平安返家”,但“说”与“做”却自相矛盾。据台媒报道,海基会公布消息后,大量电话随即涌入,担心“挤不上”飞机和提出湖北到上海路途遥远的“抱怨声不断”,台胞质问“为何不比照第一批、第二批,让大家就近从武汉搭机,偏要拉到上海”。岛内媒体还质疑,只有400多个机位的情况下,如何筛选优先顺序?是先抢先赢,还是弱势优先?为什么对滞留湖北台胞从上海搭乘正常航班回去,还要进行14天集中隔离检疫,而对从其他疫情严重地区返台的民众却不采取同样措施?显然,民进党当局的做法不符合安全便利原则,徒增风险、不便和成本,不仅不是要从台胞权益角度务实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新问题、新麻烦,并继续制造偏见和歧视。

“我们的急诊室就像培养皿”,美国纽约州蒙蒂菲奥里医疗中心的护士本尼·马修周四得知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很担心传染给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在运送滞留湖北台胞返乡问题上,民进党当局口口声声“防疫优先”,现在却要让数百台胞从湖北各地辗转数百甚至上千公里,分别前往上海去搭飞机,就没考虑过途中可能存在的防疫风险吗?他们也曾声称“弱势优先”,但按其要求指定从上海搭机,滞留台胞中的老人、孕妇、孩童等等不能就近从武汉直飞台湾,要么必须承受奔波之苦,要么被迫放弃回家。这就是台方所谓的“弱势优先”吗?

那么,在防护装备不足的工作环境下,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能否及时得到检测?一名纽约州的护士用实际经历给出了答案。

报道称,几名来自纽约州的医护人员告诉该媒体记者,急诊室和ICU的工作条件不断恶化,使得医护人员更加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由于口罩、防护服等供应有限,他们整天都穿着相同的防护装备。与此同时,呼吸机的匮乏可能很快就会让医护人员陷入痛苦的境地,因为他们要决定将呼吸机给谁使用。

截至26日0时,韩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为9241例,死亡131例,治愈4144例。对于受疫情影响而滞留湖北的台胞而言,回乡之路无比艰难。随着湖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这些台胞本以为返乡不会再有阻力。不想民进党当局近日不仅不解除对他们的入境管制,还以海基会名义提出新“方案”,竟要他们从湖北各地自行前往上海,集中搭乘华航两架次商业定期班机返台。

美国纽约州韦斯特切斯特县圣文森特医院的护士威廉·达席尔瓦接受采访时称,他确信自己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一周以来,他一直在寻求机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但是官员们却只是搪塞一番。【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韩国时报》25日报道,韩国首尔市政府当天向新天地教会索赔约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6万元),以追究该教会不协助政府工作导致防疫费用增加的责任。

报道称,首尔市政府23日以市长朴元淳为原告,新天地教会及总会长李万熙为被告,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起损害赔偿诉讼,索赔金额为两亿零一百韩元。在韩国,若民事诉讼案的索赔金额超过2亿韩元,则案件将交由3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进行审判。据首尔市有关人士介绍,防疫费用等确切金额要等计算后才能知道,先暂定一个超过合议庭审判要求的2亿韩元的金额。据悉,首尔市是韩国首个向新天地教会追究民事赔偿责任的地方政府。

然而,最令人的担忧的情况要数官方指南的内容调整,指南允许接触过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继续工作,只要他们没出现症状。一些医护人员说,他们被告知,只要他们没有症状,即使他们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们也可以继续工作。

【环球网报道】“我们的急诊室就像培养皿”,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3万例、但医用防护物资却极度匮乏的纽约州工作的医护人员向美媒发出这样的担忧,他们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感染病毒的人。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医护人员称自己被告知:只要没有症状,即使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们也可以继续工作。